獅王般的棕髮造型,質地蓬鬆,鬃刷般的自主堅硬直至髮尾微垂,像極了骨子裡有想法,但在父母面前謙卑低頭的你。在麥當勞、在Mister Doughnut,在尼克咖啡...,看著來來去去的年輕人,我經常想起你,二十出頭,一件T恤一件打鐵褲,有時群集打屁,有時分享人氣粉絲話題,有時一人獨坐,渙散的瞳孔在熙攘的人世間沉浮。

    現在的你遊移到哪裡?你知道發生甚麼事了嗎?在告別式那天,堂兄姐們都說你可能至終都不知這令人斷腸的遭遇,是剎那的空白?還是回程的路途你早已被酒精控制迷惘,魂早已飛離不知去向?他們說你的頭遭受嚴重撞擊,額頭往內凹陷,瞻仰過遺容,他們都留下傷痛的淚,情願,情願,情願當時你早已被酒精控制迷惘,情願酒精將你麻醉,情願你沒有痛!

     那個逼酒勸酒的同事最後還是沒來,用生命為別人慶生,這付出何其沉重;未來,在另一個世界,你一定要學習更堅定。

     不敢去小禮堂瞻仰你,因為自小的怯弱,因為怕見到你母親時又憶起你的傷痕與創痛,因為只想記得靦腆中略帶陽光笑臉的你。

     獅王般的棕髮造型,質地蓬鬆,鬃刷般的自主堅硬直至髮尾微垂,二十出頭,一件T恤一件打鐵褲;在街角,在餐廳,在車站,在商店,我,會再見到你!

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
幸福隨想起

小戴馬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靜巷六弄
  • 這真是令人傷痛的訊息
    畢竟這位青年還是如此的年紀

    有些生活文化真的應該被重新思考
    酒這東西是不好
    但是更不恰當的是這樣的慶生文化

    在年輕的時候我也是這樣的人
    現在我能不碰就不碰

    因為我不應該拿我的健康,拿我的生命
    去逞一時之快,那太不值得了

    請放寬心吧
  • 謝謝你

    離開的 不知去向
    留下的 無限追憶........

    小戴馬麻 於 2011/10/27 14:20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